一抹出久绿

立志成为太太的小渣渣
今天也在咕咕咕
一只久厨,我爱绿谷出久,我爱这个可爱到爆炸又帅破天际的最棒的小男孩!!
日lof随意,欢迎点梗www
扩列(qq2971283310)或者私信的话随时都可以
我会努力回复的!

【mha/轰出】想要回到你与我季节(上)


我终于能交作业了😂 @轰出产粮号
主题是【故事】
另外说书人对于故事的叙述是不加引号的。
失明的魔女之子轰×绝症久(没有性转,『魔女』是一种身份,魔女的孩子并无魔力只有漫长的寿命与极强的再生能力,但是再生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)
架空向

幼儿园文笔外加极度ooc,不喜勿喷谢谢
刀和糖都会有的
【壹】
『大哥哥,你要讲故事吗?』孩子们好奇地凑上去,把戴着黑色斗篷的人围住。
『是啊。』他的表情被斗篷遮住,只能看见他瘦削到分辨不出男女的身材与白皙的皮肤,然而那低沉的嗓音说明了一切。

『今天故事的主角是少年和魔女。』

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座城堡里,一个魔女诞生了,他有着俊俏的容貌,但却并不幸福――父亲与母亲的结合不过是为了生出强大的孩子,并无爱情,母亲因这段扭曲的婚姻痛苦,整日以泪洗面,对父亲的厌恶甚至到了会把他认成父亲,用开水烫伤了他的左半脸――那是他最像父亲的地方。

母亲的伤害与父亲对于强大扭曲的执着伤害了他。
他的名字是轰焦冻。

十五岁那年,轰离开了那个扭曲的家,带着遮住一半左脸的伤疤和伤痕累累的心以及少量行李。

他四处旅行,看到了无数绮丽风景,也尝到了人的冷漠与残酷――因为是『魔女之子』而被排斥,甚至被强大的魔法师抓起来公开处刑,他的眼睛被挖掉了。
轰再也不能看风景了,那给予他慰籍的小精灵消失了。

随着他的异色瞳一起,被夺走了,那美如宝石的异色瞳被烧掉了,因为是『不详的象征』,会给村子带来灾难。

多愚蠢。

多么可笑。

说到这里,戴着斗篷的男人突然沉默了几秒,冷笑一声。
【贰】
轰熬过了对于自己来说一片漆黑的春夏,继续迎接一片漆黑的秋,然后是冬,眼泪落在地上,溅开灰尘,连灰尘也十分嫌弃的样子。

『我果然是,不被人需要的孩子啊。』

面前是高大的枫树,就算不靠近也能感受到温柔的气息,枫叶落到脸上,像是在安慰自己,用手拿开,用手指感受着叶子的纹理,还好,自己可以用手触摸它们,想到这里,悲伤也消散了一半。

『你也很喜欢枫叶吗?』少年的声音。

轰这才发现旁边有人,便回答『是啊,虽然看不到,但是可以触碰。』

绿谷看着他那用绷带蒙起来的双眼,绷带上还有些许血迹,心里像是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,泛起苦涩的涟漪。

用词遂小心起来,用『喜欢』而非『欣赏』。

亲眼目睹他的眼睛被挖掉,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,然而自己能做什么呢?一个半身不遂的废人,还想要拯救他人――你连自己都救不了!

棱角分明的脸庞,薄嘴唇,高挺的鼻子,半红半白的柔顺头发,他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,若是他的眼睛还在,无论男女都会沉醉于他的美貌。

『那个,你叫什么名字?』

『我叫绿谷出久,你呢?』

『轰焦冻。』

啊啊……声音也很好听,这样美的不像是真人的人为什
么,会遭受那样的对待啊。

『真想看到现在的景色啊,一定很美吧。』

『我看不见树,但是可以触摸……爬上去就好了!』

轰两手抓着树枝,正以奇异的姿势爬树,红色的头发好似融在枫叶里,『用手触摸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……绿谷你要来试试吗?』

『不了,我没办法上去……我的腿废了。』

『抱歉,说了失礼的话。』

『没关系的……小心!!』

轰因为看不见而一脚踩空,从树上跌下来,绿谷用手奋力推动轮椅,试图接住轰,但是他失败了,他只能坐在轮椅上,连站都站不起来,别说接住轰了。

『抱歉,没能接住你……没事吧?』

轰拍拍身上的灰『……皮外伤而已。』

『……我可以叫你轰君吗?』

『随你。』

……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这样亲昵的称呼了呢……

『那个,轰君不介意的话,我可以把景色说给你听的……』

『……谢谢。』

『……』绿谷深吸一口气,像是在准备着什么。

『高大的枫树上缀满红色的枫叶……』
绿谷说了很多,轰也并不发表意见,只是静静地听着他的描述。

『……绿谷,谢谢你。』

『如,如果轰君想听的话,我明天也会来的……』

『可以啊。』没有停顿,没有迟疑,轰露出了微笑――几乎看不出来的微笑。
tbc.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轰出产粮号一抹出久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第四周周作业~辛苦啦